看娱乐新闻就上56娱乐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电影 > 皮卡丘来了 把二次元萌物拉进真实世界有多不容

皮卡丘来了 把二次元萌物拉进真实世界有多不容

  2019-05-10  来源:网络  热度:

5月10日上映的《大侦探皮卡丘》将大家熟悉的宝可梦形象立体化,加上“小贱贱”瑞安·雷诺兹的配音,成功萌化观众。

前阵子《小飞象》票房不佳口碑普通,并不妨碍动画改编真人版这股热潮年内继续走高。今天开始,《大侦探皮卡丘》正式以IAMX 3D等形式全国公映,另一部真人版电影《阿拉丁》则在5月24日与观众见面,就连迪士尼“皇冠上的明珠”《狮子王》真人版也会在两个月后亮相。

面对扎堆出现的真人化电影,影迷跟网友最先关注(也是最在意的)就是新形象跟之前动画形象是否一致,近期反响较大的一个例子是,真人版《刺猬索尼克》就因为预告片被疯狂吐槽,导演亲自出面表示会大修“索尼克”的设计,才暂时平息了“口水战”。

事实上,把大家耳熟能详的动画角色搬上大银幕,所要做的努力和背负的压力比想象中大,像参与真人版《狮子王》制作的台前幕后人员都有“不能搞砸这部经典作品”的自觉,而VR拍摄技术的深度运用,让《狮子王》导演乔恩·费儒生出自豪感:“可能会成为迪斯尼动画电影真人重制的顶峰。” 而《大侦探皮卡丘》为了打造一个虚拟与现实交织、栩栩如生的宝可梦真人世界,在拍摄制作和场景设计上也颇费功夫。

《大侦探皮卡丘》:宝可梦们有真实参考但又不能太卡通

5月8日一则跟《大侦探皮卡丘》有关的“爆料”,让所有等看这部电影的人吓了一跳。原来当天有微博网友爆料说,电影完整视频被泄露,来源“很有可能是主演瑞安·雷诺兹甚至片方”。结果围观网友事后发现,这根本是官方的另类宣传,毕竟百来多分钟里,一直在看皮卡丘在“尬舞”。只是跟一直以来在漫画和游戏里出现的平面化形象对比,电影版的皮卡丘有超乎寻常的真实性,从毛茸茸的皮肤到丰富的表情、敏捷的动作,都让人感到“极度舒适”,而为了把大家熟悉的二次元萌物“拉进”真人世界,主创在拍摄制作和场景设计上颇费功夫。

从宝可梦到城市场景都有真实参考

罗伯·莱特曼是《大侦探皮卡丘》的导演,同时也参与了编剧的工作,他在采访中表示:“宝可梦的动画和视频游戏提供了丰富的宝藏,但如果我们是要制作一部新的宝可梦电影,我们需要给这个电影自己的定位和存在的特殊理由。我们希望确保它与宝可梦的精神一致,并遵循这些规则,以便大家对此表示认可,同时也为可能第一次进入该领域的更广泛的受众打开大门。”为此他选择了35mm胶片的质感,并尽可能地使用实景拍摄,以使环境看起来更加真实。

至于“大侦探皮卡丘”和他的宝可梦同伴:可达鸭,小火龙,乐天河童,布鲁,杰尼龟,妙蛙种子,胖丁,长尾怪手,大舌怪,魔墙人偶等等,都严格按照他们适当的大小,形状和属性进行详细设计。在传统动画允许诸如“挤压和拉伸”之类的流体概念的情况下,影片遵循严格的大小用3D形式呈现宝可梦。根据每个宝可梦预先确定的高度和宽度计算比例。

动画总监费伦·多梅尼克指出:“我们不希望这些生物看起来太卡通,所以我们寻找自然的参考,需要大量的动画师从内到外构建它们。他们必须看起来和移动起来像有重量一样。”虽然不是动物,但从设计的角度来看,宝可梦具有各种动物的某些特征,通常是组合的。因此,无论是老鼠、乌龟、猴子、老鹰还是其他与原始灵感最为接近的东西,剧组都会根据它们的物理特性进行挖掘。

技术和演员的投入,让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活灵活现起来,影片重要场景:宝可梦与人类共同生活的莱姆市,也马虎不得。制作设计师奈杰尔·菲尔普斯解释说,导演想要一个现代化的大都市,既要有熟悉的,也有未知的、国际化的元素,要适合每个人。“以伦敦为基础,我们最终建立了一个纽约,东京和伦敦相结合的地方。有很多带着目的性的对比。比如汽车在左侧行驶,但它有美国的感觉。”

瑞安·雷诺兹表演赋予皮卡丘生命力

除了造型设定外,以“死侍”形象深入人心的瑞安·雷诺兹的加盟,也大大助力在屏幕上塑造大侦探皮卡丘。不仅仅是他的声音,“瑞安完全影响了他”,多梅尼克说, “他通过他的幽默和节奏感的表演,他的举止,表达和一系列微妙的动作,影响了皮卡丘的态度和性格”。

莱特曼认可这种说法,他回忆道:“最初我们努力设计3D的大侦探皮卡丘角色,一直专注于颜色和动作,并试图匹配原始2D绘图的精神。签下瑞安之前,我们做了一个测试,采取了他的声音样本并对其进行了动画制作,发现非常适合。二者搭配的感觉非常自然,同时将角色带到了另一个层次。当瑞安进组与贾斯提斯(男主角蒂姆饰演者)合作时,他们带出了二者关系中机智,有魅力和幽默的一面。”

对于自己这次配音工作,瑞安·雷诺兹不止一次表示很特别,“我以前曾在CG角色的电影上工作,但我从未在这种规模上看过这种互动。当你在屏幕上看到这个完全虚拟的,生动的,会呼吸的皮卡丘时,你会觉得你可以伸手触摸他并拥抱他。”

虽然现在被高度接受,《大侦探皮卡丘》真人化初期也遭受过质疑。还记得“皮卡丘”角色渲染图曝光时,网友并没有一窝蜂盛赞,反而认为如毛绒玩具般的皮卡丘跟记忆中的动画、游戏里差别很大,幸而官方火速给出回应,称沉迷于咖啡因的这个宝可梦,原型是红松鼠,电影中所表现出的皮卡丘身上绒毛突出才更接近原始设定。随着上映日期到来,看多了各种宣传物料,网友纷纷表示越看越喜欢。

而同样是根据经典游戏改编的《刺猬索尼克》,真人化的遭遇可谓闹心。前段时间影片发布了预告片,“索尼克”从牙齿到大腿都被粉丝嫌弃。有人不喜欢它和人一样的肌肉腿,有人觉得它长了一口人一样的牙齿很奇怪,还有人不喜欢动画人员给它加上一层毛,“虽然它的主角看起来像我们认识的索尼克,但却是介于蓝色猴子与咕噜之间的一种生物。”面对潮水般的批评,导演杰夫·福勒很快回应称会对索尼克的设计进行大修,但根据此前定下的11月8日上映日期,《刺猬索尼克》能否赶工再造如期上映实在很玄。

动物“真人化”,虚拟摄影技术帮了大忙

没有一个真人角色和真实动物,7月公映的《狮子王》还能叫真人电影吗?有人解读,原版《狮子王》也没有真人角色,如此称呼只是为了区分动画版。有人则认为导演乔恩·费儒采用的VR(虚拟现实)摄影技术,让影片中出现的狮子、土狼、大象,还是狒狒、长颈鹿、疣猪等电脑CG生成的动画,与真实世界的动物形象几无差异,“真人电影”代称并不为过。

没有实景拍摄为虚拟摄影提供施展空间

作为迪斯尼动画史上最成功的作品之一,1994年上映的《狮子王》票房口碑双赢,就连片中音乐25年来始终在世界各个角落传颂。经过三年时间筹备与制作,真人化的《狮子王》确定今年7月19日北美上映。在先导预告片里,木法沙为儿子辛巴举行的洗礼仪式,和动画版如出一辙,瞬间勾起了无数人的温暖记忆。只是和94动画版手绘风格不同的是,这版预告片处处透露着CG技术带来的写实画风,容易让人联想起BBC制作的高清纪录片。

其实,《狮子王》真人化的路上,可不止CG制作这么常规的手法。导演乔恩·费儒日前接受美国《娱乐周刊》采访时表示,将《狮子王》真人化,“仿佛像是在恢复一座宏伟的、具有历史性的地标建筑一般,如何去重制而不改变原作精髓,如何去加入现有技术而不影响原作中狮子王的灵魂和内涵就是最初的思考。”但他认为即将上映的这部电影很有可能成为“迪士尼经典动画电影真人重制的顶峰”。

由乔恩·费儒说出这番话是可信的,此前他执导的真人版《奇幻森林》就大获好评,也正是拍摄《奇幻森林》的经验,让他确定了一个方向:那就是最新的虚拟摄影技术可以帮助《狮子王》真人化,在他的带领下,《奇幻森林》大部分技术制作团队人员加入了《狮子王》剧组。

但和《奇幻森林》明显不同的是,《狮子王》真的没有一个真人角色,乔恩认为这更有利于VR拍摄,事关“我们再也不用受限于绿幕技术或其它实景拍摄等,而一旦抛开实景拍摄,就给了我们很多施展空间,我们甚至可以在完全虚拟的环境中去拍摄电影,也形成了另一种纯虚拟的电影拍摄方式,这也是它和《奇幻森林》最大的不同”。

简单来说,就是在影片开拍前,VR技术人员创造了一个虚拟的狮子王VR沙盒世界,导演和摄影可以在其中勘景、寻找摄影角度与合适的光线——就像他们在现实中做的一样。但和现实不同,在这个VR世界里他们有更大的自由度,因为他们不用扛着笨重的摄影器材,而且可以浮在半空中。

担任2019《狮子王》摄影的凯莱布·丹斯切尔向《娱乐周刊》透露,“有时我错过了某个动作不得不重来一次,但有时我也会发现这些不完美操作的镜头效果会更好。VR更多被看作是一种工具,并不是呈现方式,你必须以一种奇怪的方式在VR中去寻找,感受在悬崖的感觉,或许那时你才会知道你想要拍的镜头到底是什么。”也就是说,VR带给电影拍摄最大好处之一就是运镜。

导演希望观众不要刻意关注技术

据了解,乔恩采用VR技术拍摄电影的方式已经筹备多年,甚至被看作动画电影史上的一次变革。在《狮子王》2019中,包括VR硬件技术公司Oculus和HTC Vive、游戏引擎公司Unity,以及集合影视制作、游戏开发的工作室Magnopus(曾获奥斯卡金像奖)都为此片提供了大量帮助。

不过,《狮子王》2019最大的不同在于颠覆以往的任何动画电影拍摄方式,既不同于詹姆斯·卡梅隆《阿凡达》(本片部分人员曾参与制作),也不同于《奇幻森林》。甚至现在团队里大部分曾参与《奇幻森林》制作人们,也认为这种拍摄方式已超越三年的《奇幻森林》。该片视觉特效总监罗伯特·莱加托曾三次获得奥斯卡金像奖,他在采访中表示VR等新技术拍摄电影的时机已经成熟,只是还没有人这么做。《狮子王》是一部打破传统的电影,“打破了你对这类电影的想像。我们认为将真人实拍、动画CG、电影特效等新技术结合起来,制作出一个完全虚拟的场景,这或许就是改变(真人电影)游戏规则的关键。”

虽然新技术给《狮子王》真人化带来了制作便利,乔恩认为自己这部作品还是很传统电影的,“所有的剪辑方式都跟传统电影相关,并不是单纯的CG制作。我们更希望大家看到这部影片时不要刻意关注这些技术,只是希望通过这种技术能给观众带来与众不同的感觉,就像在真实环境中拍摄动物一样,让观众更易从情感上感到共鸣”。

文/陈慧

图文推荐

1 2 3 4
 
 

娱乐头条

大家在看